English js12345企业邮箱

湿性医疗技术治疗面颈部烧伤92例效果探讨

2010年-07月-28日 来源:中国烧伤创疡杂志社

周小茜,肖厚安

西安市铁路中心医院烧伤整形科,陕西 西安 710054

 

【摘要】 目的:回顾性总结我科应用烧伤湿性医疗技术(MEBT/MEBO)治疗各种原因导致的面颈部皮肤烧伤92例临床疗效。方法:烧伤皮肤创面经清创后,创面暴露,外涂MEBO治疗,总结湿性医疗技术综合治疗的疗效。结果:MEBO具有较好的止痛作用,抗感染能力较强,促进皮肤再生修复,深度创面无瘢痕愈合,不需植皮亦可自行愈合。结论:MEBT/MEBO治疗面颈部皮肤烧伤疗效满意,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面颈部烧伤;MEBT/MEBO;治疗效果

【标识符】doi10.3969/j.issn.1001-0726.2010.02.003

 

Discussion on Clinical Effect of Treating 92 Faciocervical Burn Patients with MEBT/MEBO.ZHOU Xiao-qianXIAO Hou-an.Dept.of Burns and Plastic SurgeryThe Railroad Centre Hospital of Xi’an CityShanxi Province710054China.

Abstract ObjectiveTo retrospectively summariz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MEBT/MEBO in treating 92 cases of burn patients resulted from various cause.Method: MEBO was applied to exposed burns wounds of 92 patients after debridementThe efficacy of MEBT/MEBO was summarizedResultsTreating faciocervical burns with MEBT/MEBO has advantages including stopping pain wellstrong anti-infection abilitypromoting skin regeneration and repair and no scar formationso it can reach self-healing without skin-grafting.Conclusion: MEBT/MEBO has significant effect to treat faciocervical burns.

Key word MEBT/MEBOFaciocervical burnsEffect

 

我科自20065月至20095月,应用烧伤湿性医疗技术(MEBT/MEBO)对92例面颈部烧伤患者进行治疗,疗效满意,总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我科自2006年至今采用烧伤湿性医疗技术治疗面颈部烧伤患者92例,其中患儿30例,成年男性 37 例,成年女性25例;最大患病年龄 71岁,最小患病年龄70天。最大烧伤面积 10%TBSA,最小烧伤面积0.3%TBSA。沸水、热液或水蒸气烫伤共54 例,火焰烧伤27 例,电弧烧伤 8例,其他烧伤(如钢水、沥青)3例。单纯浅度创面30例,浅度合并深度创面 53例,合并度创面 9例。

1.2.创面处理:剔除创面区毛发,先用生理盐水冲洗创面,清除异物和坏死组织,大水疱穿刺引流后保持疱皮完整,无菌纱布蘸干创面水分后涂湿润烧伤膏(MEBO)于创面上,厚约1mm,行湿润暴露疗法,每4小时换药1次。3~4天后,疱皮松脱或脱落时,清除腐皮,继续外用MEBO。深度烧伤创面适时清除液化坏死组织层,或作坏死组织层薄化处理。眼睛及口周部位的创面因分泌物多,容易污染或造成感染,可缩短换药时间。治疗过程以无损伤,无出血,无疼痛为原则[1]

2.治疗结果

     本组共治疗92例患者,用药后均感疼痛减轻,创面无感染,全部自行愈合。创面平均愈合时间:浅8.93±2.34天,浅度合并深22.15±3.58天,度创面愈合时间为36.20±6.21天。深度烧伤患者个别出现轻微色素沉着,无瘢痕增生;度烧伤病例中,1例于下颌处形成瘢痕增生使下唇略外翻,其余病例局部形成散在瘢痕,略高于皮肤表面,但不造成五官畸形,不影响功能。

 

3.讨论

  颜面部烧伤属于特殊部位烧伤。由于颜面部血液循环丰富,组织疏松,烧伤早期渗出较多,水肿形成迅速,尤其是度创面;面部神经丰富,伤后疼痛明显,全身反应强烈,年龄较小的患者更难忍受。如果对面部烧伤创面处理不当,引起感染,产生瘢痕增生,造成五官畸形,甚至功能出现障碍,不仅影响美观,而且给病人尤其是患儿乃至整个家庭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所以,正确创面处理方法的关键是:愈后减少瘢痕增生,减轻病人痛苦。

  面部烧伤创面包扎困难,传统暴露疗法是早期保持创面的干燥,但这样可诱发剧烈疼痛,而且深度创面干燥后,淤滞带组织可能向坏死凝固带组织转化,从而加深创面,延长疗程。颜面部皮肤组织薄而柔软,深度及度创面如果早期切痂手术,术中可能伤及表情肌及颊脂体,从而影响面部表情及外观。

  实践证明,包括烧伤创面在内的所有创面在湿润环境中愈合最佳[2]。烧伤湿润暴露疗法(MEBT/MEBO)在治疗面部烧伤上的重大突破是使烧伤创面暴露于近似生理性的湿润环境内,通过水解、酶解、酸败、皂化、脂化、酯化等反应,使创面坏死组织由表及里地无损伤液化、排除,激活潜能再生细胞,后演变成干细胞,再通过干细胞增殖修复创面[3]。我们应用湿润暴露疗法治疗面部烧伤的优点如下:

3.1.良好的止痛效果:面部神经丰富,分布广泛,伤后疼痛明显,全身反应强烈,故止痛效果十分重要。MEBT/MEBO治疗使创面不浸渍,不干燥,不结痂,具有保持创面生理湿润环境,隔离创面免受空气刺激,松弛立毛肌及解除微血管平滑肌痉挛,改善微循环及组织缺血、缺氧状态,清除和减少创面自由基等作用[4~5],从而达到止痛效果。暴露治疗不需要更换敷料,减轻了医源性创面损伤及疼痛。临床应用中,创面涂药后均感疼痛减轻。

3.2. MEBT/MEBO治疗对创面感染控制力强:临床应用中无一例创面感染。应用MEBT/MEBO治疗创面,药物隔离作用减少了外源性细菌的侵蚀,在创面组织中形成了自动引流循环,暴露时可不断地将创面组织中的细菌排出,降低创面组织内部细菌浓度,控制了内源性感染。MEBO为中药制剂,有效成分中的β-谷甾醇,黄岑甙等,具有促进细菌发生变异与破坏细菌生存条件等作用,同时以无损伤地液化形式将坏死组织排出,引流通畅,从而控制创面感染,减少炎症刺激引起的疼痛[6]。而传统治疗方法,创面易形成痂下积脓,敷料更换不及时造成创面浸渍,细菌生长繁殖,皮瓣或皮肤坏死等,引起周围正常组织红肿及全身炎性反应。

3.3.湿润暴露疗法能够改善局部微循环,促进创面愈合,避免创面组织再损伤:皮肤深度烧伤后,如果处理不当,淤滞带和充血带必然向凝固带发展变化,充血带组织的血管是扩张的,如果早期处理得当,会有效地保护间生态组织,故早期治疗重点应放在保护淤滞带组织上,以减轻烧伤深度。MEBO创造了一个近似生理性的环境,使淤滞带的休克细胞复活,有效减轻了烧伤深度,明显缩短了创面愈合时间。同时,MEBT/MEBO治疗有效地防止了创面的干燥结痂,减轻了再损伤,缩短了愈合时间。

3.4.MEBO具有抑制胶原纤维再生,促进上皮生长,加速创面愈合,减少瘢痕形成的作用:MEBT/MEBO的技术核心是在创面上形成生理湿润环境,通过原位干细胞培植再生修复受损组织,它的活血化瘀,祛腐生肌作用,可诱发新生血管重建,改善局部微循环,促进肉芽组织快速生长,实现深度烧伤创面生理性再生修复愈合。MEBT/MEBO在启动和提供外源性支持的条件下,完成了皮肤干细胞的能动作用[7]MEBO所提供的生理性湿润环境有利于表皮干细胞再生,促进其分化、增殖未成熟的上皮细胞。

3.5.患儿适用,利于配合:MEBT/MEBO治疗时,对患儿的饮食、体位等要求不高,易被患儿接受;良好的止痛作用减轻了患儿暴露于创面的神经末梢的敏感性,减少了躁动不安及不合作的发生率。

综上所述,MEBT/MEBO疗法不失为面颈部烧伤的首选方法,值得推广和应用。

 

参考文献

[1]徐荣祥.烧伤再生医学与疗法临床手册[M].台海出版社,20024477.

[2]T.T.NguyenD.A.GilpitN.A.Meyer and D.N.HerndonCurrent treatmeng of severely burned patiens [J]. Ann. Surg. 2231996),pp14~25.

[3]徐荣祥,许增禄.再生医学研究:烧伤湿性医疗技术对表皮再生干细胞作用的研究 [M]. 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33.

[4]张向清. 从再生医学角度探讨深度烧伤界定与坏死组织层处理方法 [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3,(1):49~50.

[5]张向清.烧伤疼痛与MEBO的止痛作用 [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11320):114.

[6]曲云英,谢昌华,鞠胜芝,等.MEBO抗菌的作用实验研究[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1998104):15.

[7]徐荣祥,萧摩.烧伤皮肤再生疗法与创面愈合机制[J]. 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3154):253~262.

 

【作者简介】

周小茜(1974~),女(汉族),上海人,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医疗系,主治医师.

肖厚安(1962~),男(汉族),陕西人,毕业于南京铁道医学院,副主任医师,科主任.